Home亚搏体育中青报:应无理由地信仰规则 即使守规则的死了

中青报:应无理由地信仰规则 即使守规则的死了

原标题:无理由地信仰规则 即使守规则的人死了

曹林来源:中国青年报(2016年11月04日09版)

前几天好几条新闻看起来让人很不是滋味,沉重,压抑,甚至心碎。

10月26日中午,北京市朝阳区北苑家园门口,一位年轻姑娘走下台阶来到路口,人行道绿灯亮起,所有车都停下等候,姑娘也趁此时穿过马路。突然,一辆奥迪车从后方高速冲出,没有任何减速迹象,瞬间撞毁了前方多辆车,并压住了这位过路的姑娘。

还有北京通州出租车惨案。北京的哥李师傅按照交通规则停在停车线内等待红灯转绿,此时一辆装满石料的大货车为了避让另一辆忽然压实线并线的小轿车向右急转弯,结果发生侧翻,货车连同成吨的巨石正好压在李师傅的车上,在距家仅10分钟车程的地方,李师傅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

有网友说:几起车祸有个共性,不守规矩的活着,守规矩的却死了。很多人惊呼,还有没有天理,这让守规则的人情何以堪?法律为什么保护不了守规矩的人?这让我们这些守规矩的人如何有规则自信?

这些问题都是坏问题,用一个很坏的逻辑设置了一个很坏的议题,很容易产生误导。不守规矩的活着,守规矩的却死了——这是一个搅乱人心颠倒是非的错误命题,真正的矛头指向应该是那些违反规则的人,因为自己的不守规则,制造了惨烈的车祸。正确的反思姿态应该是:你们看,那些不守规则的人在制造着多少罪恶和悲剧,牵连了多少无辜者。车祸跟“守规矩”没有关系,不是“守规矩”导致了死亡,而是别人的“不守规矩”。

人们不要被那些因果错乱的坏逻辑所误导,不要被“守规则的人死了”这样的坏命题所污染,而去怀疑和动摇自己的规则信仰,变成那种“守规矩会吃亏”歪理的信徒。

产生“守规则的人死了”这样的坏议题,不仅反映了一种社会情绪,更说明很多人骨子里对规则缺乏坚定信仰,并没有把规则当成一种内心认同的律令,而是以功利主义和实用主义的态度去看待规则。规则对自己有好处,那就遵守;没有好处的时候,那就不遵守。今天有好处,就是一个规则支持者;明天没好处了,就完全抛到脑后。

在这种实用主义态度下,人会处于摇摆之中,随时被一些小恩小惠所改变,随时被一些新闻中呈现的个案所干扰。看到有新闻说有人扶摔倒的老太太后被冤枉,就立刻惊呼和撒娇“以后谁还敢做好人”,而不会把“做好人”当成一个做人原则。看到有新闻说“守规矩的人被车撞死了”,就感慨说“以后谁还敢守规矩啊”,你看,不守规矩的却活下来了。看到有新闻说某个海难中“听老师话的学生被淹死了”,而不听话的却活了,就反思“以后还要不要听老师话了”。或者是一种“比烂”的心态,我守规则,他却不守,我不是吃很大的亏了。

其实,即使从“好处”的角度看,遵守规则在绝大多数情况下会给我们带来很多好处,比如,遵守规则,红灯停,绿灯行——绝大多数时候能让自己更安全,也让别人安全,但不排除在极少数情况下,当有人不守规则时,你遵守规则却遭无妄之灾了——一方面,这只是个案,不能因个案统计而怀疑规则的必要;更重要的是,问题不是因为守规则带来的,恰恰相反。但容易被个案干扰的规则实用主义者,看不到这些方面,有一种根深蒂固的“害怕吃亏”心态,对那些“守规则吃亏”的新闻格外敏感。

别撒娇了,你不守规则试试看?

遵守规则,需要一种信仰。所谓信仰,是不需要理由、不需要证明、不需要条件的认同,是不随个案和利益干扰而摇摆的坚信。无论别人讲不讲规则,无论规则会不会有好处,都会选择相信规则的力量。你要做的,是信仰规则;法律要做的,是让违反规则者付出沉重代价。即使有违反规则者偶然逃脱惩罚了,也不能干扰你对规则的坚信。


八年村官经历,留给我们什么

大学生村干部,又被称为大学生村官,一个曾经似乎很优雅、很高大上的职位,恰恰被我们这一波毕业的时候就已经是全球性经济危机的大学毕业生用自己或多或少的青葱岁月给诠释得淋漓尽致。


美国大选为什么如此复杂

美国大选的制度,从简单标准来说,它未必足够民主,但从复合标准来说,它是非常民主的一个民主制度,而且适合大规模的国家。它体现了人民的民意,州的州意,更体现了制度设计者的制度之意。


智能时代,政府该给每人发钱?

人工智能时代的到来,给传统劳动密集型行业的劳动者带来了失业的危险。甚至是一部分初级的医生和律师这样的职业群体,也有可能被机器人取代。机器人大规模扼杀人类工作机会的科技灾难电影会变成现实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