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亚搏体育深圳事业单位小官贪腐超千万 被曝为官二代

深圳事业单位小官贪腐超千万 被曝为官二代

仅仅是科级干部,贪污受贿金额却超过千万元。原葵涌街道拆迁办主任、坝光田寮吓村拆迁工作组组长黄伟明被称为深圳三大“小官巨贪”典型之一。昨日,黄伟明被深圳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被指控贪污、受贿罪。在当地有“明哥”之称的黄伟明其贪腐植根于坝光的无序拆迁,他也在去年市纪委查处的坝光拆迁腐败窝案中应声落马。

“官职正科以下,贪腐千万以上”

现年40岁的黄伟明,案发前担任葵涌市政服务中心主任,该中心系事业单位,黄伟明也并非公务员,系参照科级干部管理的职员。

黄伟明在2011年左右担任该职。在此之前他曾担任葵涌街道基建拆迁办主任,同时还担任坝光田寮吓村拆迁工作组组长。坝光田寮吓村拆迁工作组是坝光18个拆迁工作组之一。去年6月,深圳市纪委接举报后,牵头组织查处行动。结果显示整个坝光拆迁工作遍布腐败权力寻租,最终有超过40人被查处,黄伟明也应声落马。黄伟明在坝光拆迁窝案中不是职位最高的,但涉及的犯罪金额却是最大的。黄伟明事后被移送司法机关处理。就在昨日,深圳市人民检察院以贪污、受贿罪将其移送法院起诉,其被指控的犯罪金额超过千万元。

据悉,黄伟明一方面通过与他人合谋,以确权、装修等手段,骗取了国家拆迁补偿款,因而涉嫌贪污罪。另一方面,他还利用职权,帮助他人获得高额拆迁补偿,涉嫌受贿罪名。

深圳市人民检察院工作人员在本月进行的微博访谈中,将黄伟明与龙岗南联社区村官周伟思、光明新区根竹园社区党支部书记麦合平并称深圳三大“小官巨贪”的典型,正可谓“正科以下,千万以上”。

据称有“官二代”背景

黄伟明的腐败,一方面植根于坝光的无序拆迁,监管乏力,另一方面也被认为与其个人的背景具备一定的关联。

黄伟明是葵涌坝光人,在很多久居葵涌的老居民眼中,黄伟明的上一辈亲属有些在龙岗等东部片区当过领导,是个典型的“官二代”,社会上很多人称其为“明哥”。而他下巴蓄着浓密的大胡子,着装也比较随意潮流,“像个在社会上混的。”

有知情人告诉南都记者,黄伟明行事高调,颇为“豪爽”,收钱后一扎一扎地存放在办公室,需要钱的时候,会让下属直接到办公室去提款。

他的种种个性,让他在当地很吃得开。葵涌执法队原副队长、查违办主任连立新就是黄伟明的“死党”,两人曾在劳动站共事,关系极为密切。据知情人介绍,连立新在执法队副队长的位置上,从来不收不熟悉的人送的钱,不过“死党”黄伟明送来的数十万元贿赂他就收下了。收钱之后,他违规为多名村民的违法建筑确权,帮助他们获得拆迁补偿。

根据广东省纪委旗下的《广东党风》杂志披露,行事如此谨慎的连立新,最终也因为黄伟明,而在坝光拆迁腐败窝案中遭到查处。

游刃于葵涌官场

黄伟明与时任葵涌街道执法队一把手张庆云也极为熟悉。根据知情人的说法,张庆云与连立新两个人貌合神离,从不同时在私人场合出现,但黄伟明却能在两者之间游刃有余。

根据司法文书显示,2010年,时任葵涌街道基建拆迁办主任的黄伟明竞争葵涌街道市政服务中心主任一职。由于市政服务中心主任一职系由葵涌街道党工委委员投票决定,张庆云不仅自己支持黄伟明,还向其他委员打了招呼,最后使黄伟明得以顺利担任市政服务中心主任。黄伟明事后也送了2万元感谢费给张庆云。

《广东党风》杂志还披露称,2012年,大鹏新区葵涌街道后勤中心主任冼俊光与葵涌老屋村村民林伟荣在葵丰社区违规建房,而为了打通执法队的关系,两人则是通过黄伟明向时任执法队一把手张庆云行贿。

随着黄伟明的落马,他的这一关系网亦遭曝光。还有知情人透露说,黄伟明被带走之后,连立新曾到处借钱,打算将钱归还给黄伟明的亲属,“不过那时大家手中都很难一下子凑出这么多现金,上午借钱,下午就出事儿了”。

据悉,目前张庆云、连立新等人均遭到司法审判,而等待黄伟明的也将是司法审判。

细节

“参与高利贷混迹地下赌场”

《广东党风》杂志披露称,“黄伟明胃口之大令人震怒。黄不仅涉嫌行贿、受贿,参与民间高利贷,混迹地下赌场,还把黑手渗透到坝光拆迁评估、测绘、确权、补偿款发放等各个环节,激起极大民愤。专案组多次与其较量,黄最终交代了收受15名村民贿赂751万元,向6名公职人员、8名评估测绘人员行贿299万元以及与他人合伙抢建房屋获赔929万元的事实。”

统筹:南都记者 李亚坤

采写:南都记者 周伟涵 李亚坤

(原标题:小官何以巨贪?起底葵涌“明哥”:正科以下贪腐千万)


金正恩频换朝鲜二号人物内幕

表明金正恩权威,他想谁上谁就上,再好不过地体现金正恩在朝鲜的唯一领导体制。金正恩执政三年,不仅核心圈频频更换亲信,父亲生前指定“顾命大臣”多数被金正恩拿下,还在一年时间内走马灯式地更换朝鲜“二号人物”。


自由奔放,随心所欲

在发生了被攻击和反攻击的事件之后,一位朋友写微信来说祝生活“静好”。非常喜欢她这个“静好”。周边人声萧萧,红尘滚滚,生活一时陷入湍急的漩涡,如何闹中取静成了一个考验。


香港反腐也打出了“大老虎”

这场从2012年延续至今的香港“世纪巨贪案”,终于画上了一个相对圆满的句号。香港媒体之所以将许仕仁称为“世纪巨贪”,是因为这一案件刷新了香港司法史上多项纪录。


乌克兰日记:绝不手刃兄弟

安德烈,52岁,住在基辅郊外的小村子里。他肚子开始微凸、头发开始变浅,一切变化都符合他的年纪。唯独不同的是,他还在躲避征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