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亚搏娱乐官网检察官自我举报后遭约谈3小时 受访称没做错

检察官自我举报后遭约谈3小时 受访称没做错

我原来觉得是一件好事,是不是(高尚案)有什么转机、平凡。结果我一去,怀疑我泄密查处我。

解说:

被警告。

孟宪君:

去年12份发表的,《中国青年报》发表之后,他们就找我,市检察院找我几次,劝我不要到北京去。

解说:

当自我举报办错案之后,他麻烦连连。

孟宪君:

狼狈啊,不堪回首。

解说:

他的自我举报推动了一起案件的重审,而他因自我举报遭遇的“麻烦”又是否合法合规?新闻1+1今日关注:检察官自我举报办错案之后…?

评论员 白岩松:

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昨天是第一个国家宪法日,但是在安徽淮北发生了一件我们也一时说不清楚,究竟是符合宪法精神,还是不符合宪法精神的一件事,这话该怎么说,十几天前我们节目关注了一个安徽淮北退了休的检察官,他到高检“自我举报”说当初在领导打招呼的这种压力下,办了一个错案,后来这个错案已经启动了重审,但是就在昨天,在第一个国家宪法日这一天,淮北检察院把他找去约谈了,这一约谈就谈了三个小时,这三个小时是谈什么呢?谈的是他可能是泄密了,而且也不该接受采访,这究竟是一个怎么样的事,居然发生第一个国家宪法日里,让我们一起去了解一下。

(播放短片)

解说:

昨天,是我国法制宣传日,也是第一个国家宪法日。全国各地都在以各种形式开展宪法宣传教育活动。在北京,浙江叔侄冤案当事人张辉、张高平被邀请到最高人民法院参加主题为“让法治成为信仰”的公众开放日活动。而在安徽淮北,自我举报办错案的退休检察官孟宪君,却遭遇组织约谈近三个小时。

孟宪君:

是淮北市检察院纪检处刘处长,还有纪检组李科长找我谈的话。我原来觉得能有好事,是不是高尚案有什么转机、平反,结果我一去,是怀疑我泄密,说要查处我。

解说:

近三个小时的约谈很让孟宪君出乎意料,在依法治国的当下,对于一个8年后启动再审的案件来说,推动案件再审的主要人物非但没有赢得肯定,反而被告知查处,让这名老检察官在国家宪法日当天倍感狼狈。

孟宪君:

他不在高尚案件上使劲,拿我使劲。我不过说了几句公道话,我就认为这案件无罪,我就坚持这观点。

解说:

孟宪君口中的高尚案,是发生2005年由孟宪君本人担任公诉人的一起经济案件。在孟宪君看来,这个案件是一起明显无罪的案件,却被领导要求无罪也要起诉。但就在一审作出无罪判决后,作为公诉人的孟宪君却接到了执笔写抗诉书的要求,最后,该案在二审时改判了当事人高尚有罪,被判有期徒刑3年,缓刑5年。

自己临退休时“被迫”将这起“明显无罪”的案件办成有罪,在孟宪君看来,这是他从事检察工作28年来的最大污点。孟宪君退休后,得知当事人高尚数年来申诉无果,难掩内心压抑,亲自到最高人民检察院举报自己,称自己在办理该案时听了领导的招呼办错了案。而正是因为他的这一举动,在引发了媒体广泛关注的同时,也推动了该案在时隔八年之后,2014年11月20日,在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得以重审。

白岩松:

重审的这个案件最后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现在其实还完全你还无法知道,但是我们应该去相信这个法律,但是对于这个孟宪君这样一个退休了之后居然进行自我举报,然后说以前领导打招呼,这个案件办错了,没提一句公众对他的支持度是相当高的,其实我也注意到,最近一段时间媒体报道这个案件的尤其报道孟宪君的特别多,我觉得这个原因不复杂,因为这是在十八届四中全会,在强调依法治国这种大背景的情况下,这样的一个案例几乎像一面镜子,在照射出我们在过去很长时间里,在司法领域存在的某种权利去干涉司法领导打招呼,而这回十八届四中全会明确的强调,将来你领导要打招呼,你可是要备案的,所以这样一个案例大家可以通过某些不足去看清未来要走的正确的道路,因此孟宪君在网友在媒体当中也得到了很多的赞叹,但是恰恰在昨天宪法日的时候,他似乎其实在面临另外的一种处境,在媒体、在网络上,他是一个英雄似的人物,但是在现实中他又面对很多的压力,来我们听一听今天下午我们记者对孟宪君的采访,昨天的约谈都谈了一些什么?

记者:

昨天是几点开始的?

孟宪君:

我上午8点多去的,一直到11点多结束,两个多小时将近3个小时,我去了安排到我们院录音录像室,相西区检察院纪检组长还有市检察院纪检处长,还有一个女的负责搞记录,还有一个负责录音录像,四个人在场。

记者:

昨天是个什么样的过程呢?

孟宪君:

拿出他们复印的中青报发表的那篇报道,在报纸上发表的报道。还有一个《南方周末》的报道,拿了两份报道跟我核对,主要的内容主要是三个吧。第一方面就是核实我的意见,还有检委会的意见,认为无罪的意见,是不是像中青报这样说了,我说我说了,第二个就是高尚案件在庭审当中,审判员问我挪用资金的数额,怎么算出来的,我当时讲那是领导意见,他说是你对中青报说的,我说是我说的,第三个问题是,第三个问题是市委一个分管政法的副书记讲无罪要起诉,这个可是你说的。我说是我说的。

记者:

那您承认之后他们做了什么?

孟宪君:

他就找出党员的纪律条例,还有最高检察院一个纪律条例,给我读了,说我泄密了,严重的话可以开除我的党籍,还可以取消我的退休待遇。

记者:

那您觉得自己这算泄密吗?

孟宪君:

这个案件都啥什么时候了,这个案件高尚已经审判过了,而且他的缓刑5年都过去了,没有什么秘密可言,这次约谈,应该是对我的一种约束,属于威胁,但是我觉得我没做什么坏事,我就搞得莫名其妙,真莫名其妙。

白岩松:

我们先来看看,如果要是真泄密了,可能会面临什么样那种处境。我们先来看,这个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违反保守国家秘密法的规定,故意,或者过失泄密国家秘密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这泄密可真不能随便说的玩的。然后最高人民检察院《检查人员纪律处分条例》,泄漏国家秘密、检察工作秘密,或者为案件当事人及其代理人和亲友打探案情、通风报信的,给予记过或者记大过处分;造成严重后果的,给予降级、撤职或者开除处分。这也不清,其实对于媒体来说不能只听一方面的声音,因此我们采访到了退休检察院孟宪君,他说这种情况,我们当然要去听一下,比如说淮北检察院为什么要约谈他,究竟的想法是什么都说了哪些内容,但是没办法,今天下午不管我们怎么去打电话,都打不通,后来我们又去了解很多的采访这件事情的记者,记者也向我们反映说,要么就是这个打不通,要么人家明确的回绝采访,始终淮北检察院在保持着一种沉默,让我们做媒体的其实也感到非常遗憾,因此你想一碗水端平,想两边的声音都听到,有一种更加透明公开,最后的这种公正,但是其实你是很难做到的,但是很难做到也要做,接下来我们要连线一位专家,是中国政法大学刑事司法学院的院长曲新久教授,曲院长你好。

中国政法大学刑事司法学院院长 曲新久:

你好。

白岩松:

首先你也在关注这条新闻,那么昨天在国家宪法日的时候,淮北的检察院约谈了孟宪君,其中说到那您可能是涉及到泄密,您觉得从前到后看完这件事情的过程的时候,这个退休的检察官是否涉及泄密?

曲新久:

孟宪君基本判断还是对的这个案件来说他肯定不会涉及到泄密了,因为高尚的案件已经过去5年了,之前的判决都已经执行完毕了,所以在这里来讲他已经真的没有什么秘密可言了,因为对于一个刑事案件,对司法秘密来讲,主要是追查这个刑事犯罪的时候,一些保密事项,你比如说犯罪嫌疑人什么时间抓捕呢,举报人是谁,证人的保护,这些事实,这些案情在侦查的过程当中审查起诉以前是不能够向外界办案人员以外的人去透露的,所以这个案子当中当然不存在这样的情况了。

白岩松:

那但是这是一个很奇怪的事情,其实您所说这个事情,如果对于淮北的检察院来说,同样是司法工作,大家应该是明白,是同样的这个道理,那您怎么分析这个过程?

曲新久:

因为这里头,其实这个秘密的问题,你要看国家保密法有两组秘密,我们叫国家秘密,那个国家法律所保护,那么另外可能机关,事业单位他会形成自己的秘密,比如说像商业秘密,还有一些单位的秘密,他前面不能加上国家秘密的,那这些秘密来讲,在一些行政法规当中,包括在一些我们司法的规章当中,他也是被保护的,举个例子来讲,像审委会,检委会,合议庭这种讨论,这种合议,他是不向公众进行公开的,因为他要进行,采取保密的原则,这个保密就是为了确保审判的这种公正,所以这样的秘密他当然也是秘密,如果案件涉及到国家秘密,这些讨论一定是国家机密的,但是当案件不涉及到国家机密的时候,这些秘密我们往往称之为司法秘密,那么他在案件审理过程当中,和案件审理之后的一段时间之内他也是相关的工作人员,对这些信息进行保密了。

白岩松:

您说的是,可能是在一个局部的这种空间,或者单位里他形成自己的某些规则,但是即便用这样的规则来看,孟宪君这个是否涉及到比如说降一个级别的泄密?

曲新久:

那这个肯定也不涉及到了,因为案件他已经结束太长的时间了,那么这些事情来讲,比如说当时的他自己什么样看法,特别对这个案件的定性,是不是构成犯罪,个人的看法,以及当时审理过程当中,可能大家的是否形成一致意见等等,这些工作情况透露来讲,也是可以说是一个比较正常的信息的透露,他不涉及工作秘密的问题。

白岩松:

其实这也恰恰让我们感觉到非常奇怪的地方,因为也去咨询了好多专家的意见,其实跟曲院长意见大致也是差不多,那这是一个非常简单的道路,那为什么还会拿出来当成约谈的时候,某种道理甚至变成了给孟宪君感觉到的某种压力性的这种东西,是否也是因为我们只听到了我们来自孟宪君一边的声音,但是恰恰遗憾的另一边的声音我们听不到,在保持一种沉默,那其实这是感觉非常遗憾的,那接下来还得听孟宪君的,在过去的这一段时间里,当他完成了自我举报之后,其实他所面对的压力可不小。

记者:

您是什么时候发现自己的银行帐户被查的?

孟宪君:

查我的账是今年,但是我后来没想到立我的案,我才想起来查银行账,因为我小孩在那立的户。

记者:

查您过往三十年的案卷,您怎么知道被查的?

孟宪君:

今年的1月份,我和我同事在一块吃饭,他们反映的,把我的一共几百卷拉完一车,拉到检察院去,今天的春节后,三月份,准备开人大会议,市检察院可能怕我在人大期间去上访,找我谈了一次话,说你过去办的案件,查了没什么问题。

记者:

之前您怎么知道他们对您立案的?

孟宪君:

春节前的一月份,原来是公安局的,他说市政法委立我的案。

记者:

当时是用什么名义给您立的?

孟宪君:

那也不清楚。去立案也没找我谈话,那我也不清楚。昨天上午八点多钟,我到了相山检察院,他就拿出那个报纸,关于我的情况的报道,说你退休了,你还是党员,你还得有组织纪律,我没有汇报,没有领导同意,就接受媒体采访,去上京上访,这都不对的。

记者:

有这样的规定说,不能接受采访吗?

孟宪君:

我没看到,主要是我们检察院领导,口头要求。但是不是一个规范性,能够进入到规章制度的规定。

记者:

一共跟您谈了几次,每次的主题是什么?

孟宪君:

我认为至少三次,谈话就是这个意思,不要再上访,不要再违反组织纪律,你是退休干部,是党员,你不能不经领导同意去上访。

记者:

有报道说您在2008年的时候,第一次把这个事情跟媒体说,当时有没有领导找您?

孟宪君:

也找了,我们院的领导跟我说,谁让你见了记者,谁让你说了意见,要处分我,因为去的是最高检察院,我认为不存在其他的罪,我向最高检察院领导汇报,他问我的情况我回答,我有什么错误。

白岩松:

咱们得梳理一下了,一方面是孟宪君在做的这个事情,另一方面是在做完事情时候他感受到的某种模模糊糊,或者说明确的这种压力,我们来看他2003年11月的时候向最高检察院去自我举报了,说这个案件其实是错的,因为领导打招呼了,然后12月份也接受了《中国青年报》的采访,之后他就会告知不准为高尚案件上述,为经领导同意不能擅自接受记者的采访,然后我们再来看,1月份的时候他从熟人那里得知,自己的帐户和过往30多年的案卷被查,这就是很微妙了,然后到今年6月份的时候,最高检察院将高尚案交由安徽省检察院复查,随后孟宪君被告知为高尚告状也不适合你是检察官要服从领导,到前不久了,11月20日,安徽省高院开审、再审此案,更多媒体报道,然后到昨天也就是国家宪法日也就是第一个,孟宪君被安徽省淮北市检察院纪检人员约谈并告知其泄密,其实透过这样一些黄色里头的这样一个,比如说为经领导同意不能擅自接受记者采访,然后告状不合适,你要服从领导,这里其实存在某种怪圈,为什么要说怪圈,这个案子如果没错,那为什么高检又会下去,然后到11月20日的时候又要重审,那究竟这里一定是存在着很多的疑团,可是如果返过来说,孟宪君是一个特别听领导的话,而且不接受任何媒体的采访,几乎保持沉默,这个案件会走上重审这样一个程序吗,那么如果最后要证明这个案件的确是一个错案的话,那一切听从、服从而且不接受记者采访的话,就会一错到底,那么谁揭开这样一个盖子,其实在依法治国的今天,尤其在十八届四中全会里头明确有这样一句话,今后比如说司法尤其行政的时候,很多事情是公开透明是常态,而不公开透明是特例,难道在淮北这块会出现一种特例。针对这个问题我们要继续连线一下中国政法大学刑事司法学院的院长,曲新久教授,曲院长您觉得让他不要接受记者采访这一点是否是合适的,在检察系统是否可以有这样的规定?

曲新久:

那应该讲,他是一个退休检察官,退休那么长的时间,按道理来讲他已经不是一个现任的检察官,如果你现任的检察官或者法官,这些受媒体采访的时候,你要代表你的身份,作为检察官的身份来讲的,要有一定的组织纪律的管理,如果你要代表检察院和法律去对外发布一些信息的话,那必须经过这个检察院法院组织内的批准,但像这个案子当中,他其实已经是一个退休的检察官了,他作以往的自己审判的经验和审判自己认为有问题的事情,像公众披露来讲的,应该讲是个正常的,某种意义上来讲公众也有权利来获悉这样一些信息,我们也希望未来的法官检察官,比如写成回忆录,写成自己以往的案件,哪个案件觉得办的有问题的,这样反思的,其实对促进我们法制是很有帮助的一件事情。

白岩松:

那曲教授,如果要是您可以去对,淮北检察院要说几句话的话,您会对他说什么?

曲新久:

那应该讲以往的习惯,我们司法机关,他是比较被动的,不太善于和媒体打交道,也不太愿意接受媒体的采访,因为有的时候怕说话说不好,或者说是被误解,其实当代社会他已经没有办法,他完全是一个信息社会,更重要的就是说在公开审判的外面,还有一个重要的公民,事先对国家,这个监督,政府机关的监督也是实现民主权基本的途径,就是媒体这种,新闻这种自由,新闻的自由的当中可以说你既是像鸵鸟一样把脑袋给埋在沙子里,没有办法了,这时候可能会陷入更多的被动,所以在这里来讲,其实现在来讲,很多司法机关也在比较主动的来回应媒体这种事实真相,观点的这种追问,所以新闻发言人这些制度,所以淮北检察院可能是我个人觉得做些回应可能会更好。

白岩松:

可能是思路还没有转变过来,想想前不久其实在十八届四中全会召开之前的时候,最高人民法院就在强调这个院长亲自出席的情况下,而且让全国的这种高院,全要每个月定期召开一次新闻发布会,而且明确的要极大力度的推进这样的一种公开和透明,在昨天宪法日的时候,还举行了这样一个开放的很多的活动,我觉得对于淮北检察院来说也可以去观察观察,照照别的这样一面镜子,好了,接下来我们当然要连线一下当事人孟宪君检察官,老孟你好。

退休检察官 孟宪君:

你好。

白岩松:

我不知道该不该向您道歉,向很多的记者,当然这道歉是加引号的,很多这种道歉反而给你施加了压力。

孟宪君:

没错。

白岩松:

这十几天来,上次做节目咱们是11月21日,到今天过去了十几天了,您这十几天的心情包括这种S心理感觉是什么样的?

孟宪君:

感觉不错,有你们媒体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为这个平反,加把劲。

白岩松:

昨天会不会感觉三个小时结束的时候,出门的时候是心情很复杂,会不会觉得很委曲,还是什么样的那种感受?

孟宪君:

这个我也希望,因为他找我谈话基本上都是,找了3、4次了,基本都是这样内容,反正只是我不对,这个昨天是宪法日,他们也没考虑这背景,他们认为他们方便,就可以找你谈谈,我觉得反正对我,查我的银行账,查我的几十年的案件,包括找我谈话,对我反正是,我认为不太公正。

白岩松:

老孟,问一个似乎题外的话,原来期待的在退休之后的退休生活是什么样的,是你理想钟?

孟宪君:

也是他们认为的,意念颐养天年,这个没什么事不要再惹事多好。

白岩松:

现在您的这种期待变成了什么,您最大的希望在此时此刻?

孟宪君:

希望中国的全社会,能够积极相应十八大,三中全会,四中全会关于依法治国,依宪治国的伟大号召,深度的贯彻落实,作为司法工作人员,更应该严格执法,把这个精神贯彻到实处,对错案尽早平反,另外不要再制造新的错案,这我的希望。

白岩松:

老孟能睡好觉吧这些天?

孟宪君:

反正心里有点嘀咕,我认为没做错,怎么所谓的这些领导实际他也不是,过去是领导,将来也不是我领导,他想防止我去为高尚平反,这个我觉得没有什么道理。

白岩松:

好,谢谢您,还是期待您能够照顾好自己,然后尽快的能够都睡好觉,谢谢您。其实刚才曲教授也特别的在强调,应该适应这种公开以及透明的这种社会的这种需求,我们也期待司法和公正的让正在重审的案件有一个公正的结果,我想这也是大家的期待。


A股疯了,可别跟着瞎High!

最近同事和朋友圈都被A股刷屏了。A股涨疯了,再不进去就晚了,风口来了,猪都能飞上天了,云云。


媒体札记:女将军落马

“将军落马岂止在战场”,@谁与浮生记的一句感叹,道出的正是“如火如荼的军界反腐再落一马”。


国民党“百年老店”需改革

马主席走了,对于“趴在废墟上”的国民党而言,必须尽快疗伤止痛、改革重生。要迎战2016的“立委”和“总统”选举,党主席确定才能稳定军心。马英九的辞职对于国民党的止血并不会产生太大效应,国民党的改革才是重点。


石油冲击或成俄经济优化契机

熊市会帮助俄罗斯朝野社会认识到牛市期间许多民粹主义要求、措施的不合理之处,认识到许多“防华”措施之违背事实和经济规律,只要我们诚恳,不趁人之危搞讹诈,俄罗斯伙伴依照客观经济规律接受改革阻力会相对大大减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