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亚搏娱乐官网落马官员秦玉海自述:我是如何走上摄影之路

落马官员秦玉海自述:我是如何走上摄影之路

新京报快讯(首席记者 关庆丰)昨晚,中央纪委网站发布消息,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党组书记、副主任秦玉海,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秦玉海喜好摄影,多次参加摄影展,截至昨晚其作品仍悬挂在北京的地铁各条线路内。

2011年7月,《中国摄影家》杂志刊发了一篇对秦玉海的访谈。秦玉海说,他从1999年到焦作工作后搞起了摄影,拍摄的云台山作品几乎焦作所有酒店和服务场所都悬挂,摄影器材由他人提供。

访谈中提到的曹俊生,据公开资料显示系河南博爱人,加拿大懋源有限公司董事长、加拿大河南同乡会会长。2007年4月13日,北京中国美术馆,曾举行由中国摄影家协会、河南省摄影家协会、加拿大河南同乡会联合主办的秦玉海《真水无香》摄影作品展览、曹俊生《触摸高原》摄影作品展览暨摄影作品集首发式。

以下秦玉海自述内容,摘编自2011年7月《中国摄影家》杂志:

到焦作后真正搞起摄影

我真正搞摄影是1999年到焦作工作后开始的。之前只能说是一种爱好,不能算摄影。

当时我调到焦作做市长,首先考虑的是焦作经济结构如何调整。在规划、调整整个经济布局的过程中,通过调研我感到焦作的第三产业,特别是旅游业有很大发展后劲,焦作的自然风光,云台山、神农山、青天河、青龙峡、峰林峡这几个自然山水景区,共同特色都是山水相依、雄中含秀的峡谷景观,有独特性,品位也很高。

这样的思路确定之后,我就开始动员焦作的摄影家拍摄本地山水。但之后我发 现,摄影家拍摄的焦作山水作品总体上和我所看到的还有距离,还不能准确表现焦 作山水的秀美。

因为我也喜爱摄影,就拿起相机和他们一起去拍,在焦作工作的五年,拍了五年焦作山水,特别是云台山。当然在这个过程中我也进行了知识的充实、研究,包括向大家学习。

十几年节假日都用来拍摄焦作山水

领导干部从事风光摄影拍摄,时间是最大的局限。实际上我在焦作工作的五年,以及离开焦作的七年,这十几年时间里几乎所有节假日都用在考察拍摄焦作山水上了。

只要有时间,节假日一年四季都去拍,下雪、刮风也不停,不适合拍照的时候就去实地考察。所以在焦作可能我们这些摄影人去过的地方,很多人都没去过,只有我们这些人才能到达,能看到。

摄影实际上是很多人的爱好,,但当个人爱好和领导干部本职工作能够结合起来的时候,无疑为你做好工作提供了一种手段、途径。或者离了这种手段、途径 你就达不到目的,而且是必须的、唯一的这么一种手段、途径时,那么就要理直气壮去说,理直气壮去做。比方说当年云台山的开发,回过头来想一下,如果没有摄影这种手段的推动,那么云台山现在是什么样子?很难说。

“我拍的云台山作品几乎焦作所有酒店都挂”

云台山的旅游开发和云台山的摄影,是同步的。云台山在短短几年内快速发展成为国内外知名景区,国家A A A A A 级景区,摄影在里面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应该说还没有哪个景区的摄影作品传播面能达到云台山的程度。仅在北京、南京、天津、上海、广州地铁里面展示这一项,就有数以亿计的人看到。

和其他传媒手段相比,摄影作品在宣传过程中的优势就是更直观,还具有可重复性和可持续性,这是其他传播手段所没有的。

这五个城市,北京地铁如果是每年乘客一亿人次的话,在北京地铁已展出五六年了,可以测算传播面是非常广的。

我拍的云台山作品几乎焦作所有酒店和服务场所都挂,无偿使用。

器材上由他人提供帮助

我和曹俊生在摄影界号称 “黄金搭档”,在我的摄影过程中,曹俊生起了很大推动作用,主要是他在器材上提供的帮助。

我跟他第一次见面是2001年美国“9 11”期间。当时我作为焦作市委书记到美国考察,他是河南同乡会的会长,负责接待。他喜欢摄影,我们俩就聊起来了,他用的是哈苏503C W相机,当时我虽然拍摄少但是对器材略有研究,我说哈苏现在比较好用的是205,这个机器半自动,使起来可能更快捷些。我从美国回来不久,他就买了一套相机回焦作,当时我们几个摄影人在一起,他拿给我们看,说:“你们看,看完了之后我还得拿它去拍片。”

后来我们把拍的焦作山水作品(当时我是用135拍的)给他看。他看完之后说,“这相机放到你这儿, 我回来的时候我用,我走的时候你用。”就这样,实际我用的第一套120相机就是哈苏205。

之后他陆续添了阿尔帕、617,这么昂贵的器材留在焦作让我用,有了好器材就得拍出好作品。如果是自己的相机,可能反而没那么大动力,特别是后来他买了8×10,他也不用,跑西部去了,留在我手里让我用,《真水无香》就是我用8×10拍出来的。这也是一种动力吧。

 

(原标题:秦玉海自述:我是如何走上摄影之路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